春秋策

EXO/乐华/蔡徐坤

【丞坤】

-灵感源于显微镜丞坤女孩!侵删

-全程yy 与本人无关

-祝食用愉快

-(昨晚被丞丞翻牌啦!开心!)


刚从便利店采购回来的Justin和毕雯珺蹑手蹑脚地推开了宿舍的门。

“丞丞不在吧?”Justin环顾房间,只看到朱正廷拿着歌词坐在百万衣服堆中间。

朱正廷摇摇头。

“那就好。我们买了很多吃的,不能让丞丞看到。”

Justin和毕雯珺合力把大塑料袋拎进宿舍。毕雯珺丢了一瓶汽水给朱正廷。

朱正廷接住汽水,放下歌词刚要拧开,Justin出声阻止:”你别洒到我们的衣服上,要喝到丞丞床上去喝。“

朱正廷觉得言之有理,便坐在范丞丞床上拧开了汽水瓶盖。

呲——白沫争先恐后地涌出,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向瓶口攀登,很快便溢了出来,在范丞丞的床单上耀武扬威地留下污渍。

世界静止了。

Justin:“朱正廷,都怪你,我随口说说而已,你干嘛真坐他床上啊。”

朱正廷:“怪雯珺,汽水这种东西不能乱丢,会喷的。”

毕雯珺:“Justin你干嘛让正廷坐丞丞床上开汽水?闯祸了吧。”

Justin:“朱正廷,都怪你……”

……


在他们以为要互相甩锅甩到天荒地老时,温州人透过窗户瞟到了一个不合时宜的身影。

范丞丞正蹦蹦跳跳地往宿舍楼的方向跑,似乎心情很美丽。

“丞丞回来了。”Justin的声音有些颤抖,好像抄作业被老师当场抓包的倒霉蛋。

“没事。”朱正廷又拿起歌词,坐在了衣服堆中间,“我是怪力仙子,他打不过我。”

毕雯珺和Justin对视一眼:“有事。他要是知道床单是我们弄脏的,今晚谁都别想睡觉。”

“快把他床单送洗衣房!”


五分钟后,范丞丞走进宿舍。又五分钟后,范丞丞离开宿舍,黯然神伤地敲响了蔡徐坤的房门。

“请进。”

范丞丞站在门口,伸长脖子瞧了瞧,里面只有蔡徐坤一个人。

“怎么啦?”

“蔡徐坤哥哥……”范丞丞抱起周锐的玩偶,委屈地扁了扁嘴。

蔡徐坤搬了把椅子给范丞丞坐,自己则在床边坐下。最近这段时间他的脑海里总是出现范丞丞的身影。范丞丞明朗的笑容,范丞丞的泪水,范丞丞可爱的小表情,范丞丞舞台上的魅力……

范丞丞,范丞丞,范丞丞。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了。

“哥哥,你在听吗?”

蔡徐坤回过神来,他点点头。

“他们说选管姐姐嫌我太邋遢,把我床单丢去洗了。可今天要发微博,我摆拍的背景布就这么被洗了……”

“我的床单给你的拍立得当背景布勉强凑合。”蔡徐坤被自己吓了一跳。在范丞丞面前,他大脑的思考速度永远比不上身体的行动速度。

范丞丞眼睛亮了。蔡徐坤看着范丞丞不停地在自己的床单上摆弄角度,抑制不住微笑的冲动。

蔡徐坤问:“床单洗了,你今晚睡哪?”

范丞丞偏头想了想:“和正廷或扎斯汀挤一挤,可以的。”

“朱正廷不是说他有洁癖吗?”

“拉倒吧,他哪里有洁癖啊。但凡他有一点洁癖他就不可能乱成那个样子。他根本没有洁癖好不好?不要听,他自己瞎说。”

蔡徐坤笑了:“你过来和我挤也行。”


范丞丞走后,蔡徐坤躺在床上拍了一张自拍。

他在等范丞丞来和他盖着棉被纯聊天。




【昊坤】

我打小便爱慕邻家的蔡公子。

蔡公子生得玉树临风。他自幼习武,每日在庭院里行云流水地舞枪时,我和弟弟便爬到围墙上,目不转睛地看着他。

对,我的弟弟黄明昊。一介书生,我不明白他为何对耍枪弄棒如此痴迷。

直到那个仲夏的夜晚,一家人坐着藤椅,摇着蒲扇在院子里乘凉。父亲无意中提起,蔡公子要去参军。

弟弟当即跳起来,说,他也要去。

他的话被家里人当作玩笑,随习习晚风裹挟而去。父亲给弟弟规划的人生道路就是:读书,考试,做官,发财。如果能做大官,发大财,那是再好不过的事情。

弟弟从小就很乖。父亲要他走的路,他一步都不会出差错。参军是不在计划内的事,大家都理所当然地不放在心上,包括我。

可那天晚上回屋后,正当我点亮油灯想给蔡公子绣一个锦囊时,弟弟推门进来,一本正经地告诉我,他要去参军,他可以当参谋。

我告诉他,你还小,你只会纸上谈兵,这个参谋,你当不了。

弟弟有些急了:“只是小战役,我也只是小参谋,如果事实证明我真的做不到,我一定乖乖回来念书!再说,还有蔡徐坤可以照顾我呢……不管你同不同意,我都走定了。你要好好照顾爹娘。我回屋收拾行囊,天明就和蔡徐坤一起走。”

次日,我起了个大早,给蔡公子和弟弟送行。蔡公子神采奕奕,明澈的双眼里是对未来的向往。无论何时,他都像发光放热的太阳。

知道弟弟走了之后,父亲日渐消瘦,母亲天天以泪洗面,吃饭时,饭桌上也会摆着弟弟的一双碗筷。

还好弟弟听话,每个月都给家里寄家书,也把自己照顾得很好。他会用三张信纸写自己,写军营,写战争,问候家人,问候私塾的老先生,问候镇上一块玩泥巴的西西;他会再用三张信纸写蔡公子,距我千里之遥的蔡公子被弟弟刻画在墨香中,再由信使越过燕然山,渡过黄河水,历尽人间阴晴圆缺,递到我的手里。

“蔡徐坤有点小擦伤,上了药,现无恙。”

“今日同蔡徐坤哥哥采购物资,瓜农直接送他一个大西瓜。”

“坤坤哥今日之战勇猛杀敌,大获全胜。”

“与坤坤同帐而寝,我们可以更好地照顾彼此。”

……

弟弟口中的“小战役”终于在三年后取得大捷,他也从一个“小参谋”升任总军师,与年轻有为的蔡小将军一同接受皇帝的封赏。

父亲下朝回来,当即扒了这位天才军师的裤子,把他摁在长凳上揍。弟弟的哀嚎声响遍全镇。

我和母亲急忙来劝,父亲不打了,却还是骂:“皇上问他和蔡小将军想要什么,他们两个都说‘终身不婚’,不孝子,你有脸面对列祖列宗吗!”

那一天,每个人都各有各的心事。父母为家中无人传宗接代而叹息,弟弟为在镇上颜面尽失而惆怅,我坐在窗边,望着蔡家大宅的飞檐,为此生无缘嫁入蔡家门槛而黯然神伤。

我突然懂了。

我的弟弟黄明昊,他爱的哪里是耍枪弄棒。

他爱的分明是耍枪弄棒的那个人。

【皇权富贵】

Justin已经心惊胆战很久了。

他和木子洋正在发电,方才推门而入的范丞丞脸色似乎不好,丢下一句“打扰了”便转身离开。

温州人的心里顿时出现了几万种不祥的结局。发电成功后Justin和木子洋说了一声,心急火燎地去找范丞丞。

练习室、宿舍、便利店……哪里都没有范丞丞的踪迹。

朱正廷建议:“快到饭点了,你去食堂守株待兔,一定能等到丞丞。”

周锐飘过:“他早上刚和小尤约好等会儿一起去吃烧烤,估计不会来食堂了。”

朱正廷怒吼:“他怎么又不控制体重!”

Justin随手拿起一件挂在椅子上的棉服:“正廷你放心,我这就把他拉回来控制体重!”

话虽如此,但能不能把范丞丞找回来,Justin心里很没底。小小贾对于哄男朋友这种事情一向很头疼。

他在走廊遇见了同样愁眉苦脸的木子洋。木子洋说:“刚才周锐不知道跟小弟说了些什么,小弟理都不理我,黑着脸就走了……”

Justin感同身受地同木子洋握了握手,这对全廊坊电量最足的难兄难弟再次分别踏上了寻夫之路。

Justin又遇到了周锐。周锐说:“Justin啊,我找到丞丞了。他一个人在最里边那间休息室里,他说想一个人静静,我就出来了。你去看看他,好吗?昊昊在宿舍里煮火锅,丞丞要是好点了就带他一块过来吃。”

真是山重水复疑无路,柳暗花明又一村。Justin推开那间练习室的门,看到了坐在地上,把脸埋进臂弯里的范丞丞。

“丞丞?”他小心翼翼地喊了声。

范丞丞没有回应。

“不和小尤去吃烧烤吗?”

“没心情。”范丞丞的声音闷闷的。

“是在生我的气吗?”

“不是。”

“那我问你,烧烤的时候,你喜欢先烤牛肉,羊肉,还是青菜?”

范丞丞认真地思考了一会儿:“牛肉。”

“你不应该先考虑我吗?”Justin故作惊讶,“可甜可盐与你朝夕相处天天和你一起皮的Justin你竟然不考虑?范丞丞你真的很不识货!”

范丞丞终于憋不住笑了出来。

“你是从哪里学的啊!范丞丞这么帅这么可爱这么性感脾气这么好!不识货的是你好吗!”

Justin帮他穿上棉服:“好好好我不识货,从今以后一定珍惜范丞丞!笑了就是不生气咯?穿好衣服,我们一起去食堂。正廷说今天你可以多吃一点~”

另一边,毕雯珺又陷入了翻箱倒柜找衣服的状态:“哎呀妈呀脑瓜疼啊……我衣服怎么又不见了啊……”

【毕侃】我永远记得

料峭的初春,廊坊飘起了雪。

南方人李希侃兴致勃勃地拉着毕雯珺的手一路冲到楼下,扑倒在松软的雪地上。

毕雯珺无奈而宠溺地把他拉起来:“别着凉了。”

丁泽仁恰好路过。

“打扰了。”

他朝毕雯珺点点头,继续赶路。

“你说他会怎么看待我们?”李希侃问毕雯珺。

毕雯珺一脸正气凛然:“兄弟情。”

李希侃“噢”了声,抑制不住看到雪的激动,开始侃侃而谈:“你知道吗,我第一次见你就觉得你很帅,没想到我们《半兽人》在同一组!我真的超开心的!你腿为什么这么细啊?……我还想过,就是在这样的雪天,你给我唱情歌……”

李希侃这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些什么。

毕雯珺抱住了他。

“明天就是第三次顺位发表了。我不知道未来会如何,但……我永远记得,你说的爱我。”

【昊坤】你喜欢黄明昊吗?

“对不起,我来晚了。”午后慵懒的阳光透过练习室的玻璃窗给Justin的脸镀上了一层淡金色。

“没事。”蔡徐坤坐在地上,他笑着摇头。

Justin盘腿坐下:“今天我给你带了一个朋友,它的名字叫阿黄。阿黄,跟坤坤打个招呼吧!”(身旁传来了周锐捏着嗓子的配音:“很高兴见到你,坤坤~”)

蔡徐坤看着被拉来跑龙套的周锐床伴,尴尬而不失礼貌地握了握它的前爪:“你好,阿黄。”

Justin的眼里写满期待:“你喜不喜欢阿黄?”

蔡徐坤点点头。他奇怪地发现,Justin的耳根红了。

Justin:“阿黄,你是单身狗吗?”(身旁又传来了周锐捏着嗓子的配音:“是~”)

Justin又问蔡徐坤:“那么你呢,你是单身狗吗?”

蔡徐坤点点头。Justin突然有点开心。

Justin摸摸阿黄的头:“那么现在开始,只有你一条单身狗了。因为,坤坤,你是我的!跟我回家吧!”他站起身,向蔡徐坤伸出手。

蔡徐坤握住Justin的手,借力站了起来:“可以啊Justin,年纪小,很会撩嘛。”

周锐说:“Justin,你一会儿录制就这么说,别紧张,很棒的。”

Justin抱起阿黄,用它挡住自己绯红的脸,凑近蔡徐坤,用只有两个人听得到的声音说:“坤坤,你喜欢阿黄,那你喜欢黄明昊吗?”

蔡徐坤不再点头。

他给了一个Justin一个大大的拥抱。

我喜欢黄明昊。

非常喜欢。

【毕侃】何时相遇

录制阿偶TV的时候,李希侃看着毕雯珺花样百出的yoyo球招式,不无羡慕地说:“如果我早一点遇见你就好了……这样我就可以称霸高中了。”

毕雯珺的笑意在唇上化开,看得李希侃入了迷。

好啊。毕雯珺在心里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李希侃觉得自己做了一个永远都不会醒的梦。

高中时代的李希侃是可爱的小狐狸,高中时代的毕雯珺是英俊的yoyo球社社长。命运既定的轨迹交织,两人一拍即合:一起吃饭、上课、打水,一起练yoyo球,一起称霸高中。

不知从什么时候起,李希侃为毕雯珺高声喝彩时会心跳加速,而毕雯珺也要尽力控制住自己,才不会当着众人揉李希侃的头。

友谊在升温。

两人凭借着优越的外貌和炫酷的yoyo球技术,在学校里都拥有一众粉丝。某天,与毕雯珺结伴而行的李希侃被学妹递了情书。毕雯珺的脸上顿时阴云密布。等到走出学妹的视线范围,毕雯珺从李希侃手中抽出情书藏在身后,低下头说:

“好好学习,不准早恋。”

李希侃想争辩些什么,但他没有说。他也经常把别的女孩送的情书从毕雯珺的桌洞里拿出来扔掉。他们扯平了。

友谊在发酵。

李希侃惊讶地发现自己的桌洞里又一封信,直觉告诉他是情书。吸取了上次的教训,李希侃佯装淡定,先哄骗周锐把毕雯珺带走,再在教室里打开信,体会被崇拜的感觉。

全信如同寻常的情书一样,庸俗而泛滥着爱意,只有结尾的署名让他眼前一亮:Biiiii

李希侃冲到楼梯间的仪容镜前照镜子。他知道他笑起来像个缺心的二货,地主家的傻儿子,但此时他无论如何也无法抹去自己脸上的笑意。

友谊在变质。

两情相悦是毕雯珺和李希侃心照不宣的秘密。在外人看来,他们越来越像连体婴儿。

随着高考临近,毕雯珺要唱歌训练,又要兼顾yoyo球比赛,时间紧张,压力山大。李希侃则是全心全意地冲刺,期间总有情侣分手的传闻,让无暇交流的两人心烦意乱。

在走廊上被毕雯珺无视数次后,忍无可忍的李希侃终于冲到毕雯珺的宿舍,准备歇斯底里地大闹一场。

来开门的是丁泽仁,他向李希侃抱拳:“有事吗,兄弟?”

李希侃秒怂,少林人,打不过打不过。

李希侃说:“我找毕雯珺。”

“毕雯珺?”来串宿舍的朱正廷从丁泽仁肩膀上探出一个头,“他今天吃完午饭就走了啊,去唱歌集训,我们几个送他去的机场。”他顿了一下,略带惊讶道:“他说不想耽误你读书的时间,所以没喊你来送他。你不知道?”

“撒谎精。”李希侃眼眶红了。毕雯珺不打声招呼就闯入他的世界,这不代表他接受连离开也是不告而别。

“所以,太早太晚都不好。”毕雯珺的声音在耳边响起,吓了李希侃一跳。“年轻几岁的我们青涩,面对感情不知如何承受,干脆选择逃避。成熟几岁的我们物质,不适合拥有这样纯洁的感情。所以,现在相遇,刚刚好。”

李希侃睁眼,毕雯珺穿着训练服,拿着yoyo球站在他面前,笑着望向他。

李希侃如释重负,还好梦醒了。

现在相遇,刚刚好。

【卜岳】没有标题

一想到刚才在待机室里周锐说岳岳需要用眼霜,卜凡就气不打一处来。

“我咋没看出来岳岳需要用眼霜!我不管!我要告诉岳岳你说他老!”

“岳岳我爱你,我没说你老。卜凡就是不为你好,这种人不是真兄弟,不是真朋友。你看这个狡诈的人。”

“岳岳我爱你是你的台词吗!你这话我就是不爱听!花里胡哨一天天的……”

卜凡和周锐智商低到小学级别的对话衬托得一旁的钱正昊和Justin格外成熟。

《Artist》组一回到待机室,卜凡就把岳岳拉到角落,与此同时还不忘狠狠瞪周锐一眼。

“岳岳你听着,我不允许别人说你老说你眼纹重,在我心里你就是最帅最高大威猛,永远年轻。听明白了没?”哈士奇用凌厉的眼光盯着岳岳。

刚从舞台上下来的岳岳听得云里雾里:“啊?”

“简单说吧,就是,”卜凡敞开貂,让里面的渔网泻出一点点春光。他清清嗓子,舔舔嘴唇,郑重其事地说:“岳岳我爱你。”

【洋灵】所谓温柔

《Always online》组一起坐在练习室里,泰国友人问道:“什么是温柔?”

什么是温柔?春天的细雨,夏天的蝉鸣,秋天的落叶,冬天的飘雪:世间一切美好的事物都可以是温柔。

在毕雯珺几次三番解释无果后,木子洋披挂上阵:“比如你是我老婆,我对你说'老婆起床啦~'就是温柔。”

仿佛心跳漏了一拍,木子洋想起了那天早晨——小于扛着摄像机入侵坤音宿舍,空气中的灰尘在明媚的阳光下无所遁形,比朝阳更加明朗的灵超拍拍他的被子:“洋哥,起床了。”

木子洋坚定地点了点头:“对,这就是温柔。”

【毕侃】没有标题

-主毕侃,副皇权富贵

-灵感源于饭拍,图源logo,侵删

-祝食用愉快

 “我们来找点吃的。”范丞丞和Justin在月黑风高夜溜进毕雯珺的宿舍觅食。

 “你俩也不看看粉丝po的那些录制节目前后对比图,还吃。”毕雯珺嘴上嫌弃着,却还是打开行李箱拎出一袋零食递给两个小朋友。

范丞丞在毕雯珺床边坐下,“看到了,这不是刚从健身房上来饿得慌吗。”他拆开包装袋,“这么说,你也知道粉丝说的你和李希侃的事咯?”

嘴里塞满零食的Justin含糊不清地帮腔:“对啊,你和李希侃怎么回事?有事可别瞒着兄弟。”

 毕雯珺说:“没事没事,早点休息,晚安。”急忙把皇权富贵送回了宿舍。

回到宿舍的毕雯珺躺在床上,毕雯珺久久不能不能入睡。

明明在第一次竞演后就很小心翼翼地掩饰感情,练习中也尽量避免接触,为什么他们都会知道?

毕雯珺不知道的是,喜欢这件事情,即使捂住嘴巴,也会从眼睛里跑出来。

在食堂里不自然的左顾右盼,在待机室里不自觉地东张西望……李希侃占据了毕雯珺的心房,支配他的身体一次次背叛自己。

相思之苦难耐,既然已经被众人识破拙劣的伪装,不如一不做二不休,再靠近一点。

次日,刚吃完早餐的李希侃被毕雯珺叫住:“一起去练习吧。”

李希侃有些不知所措,但还是答应了。

共同漫步在冬日的清晨,呼吸着清冽的空气,毕雯珺的手自然而然地搭在李希侃的肩头,李希侃没有推开,双眼弯如新月。

皇权富贵在角落偷窥。他们闻到了一股酸臭味,还听到了毕侃女孩家里的鞭炮声。